您的位置:首页 > 政法要闻 >
西充法院:特殊执行背后的“强制”与“温情”
www.xc.nanchongpeace.gov.cn 】 【 2020-07-07 22:41:51 】 【 来源:南充政法长安网

  在离婚纠纷中,没能获得孩子抚养权的一方,为不失去孩子,可能会选择藏匿孩子,这种行为显然是与法律相悖的。法院虽不能对子女的人身进行强制执行,但对拒不配合的被执行人可以采取限高、罚金等强制措施,同时也会充分考虑年满八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的意愿,这体现出执行中司法威严与人文关怀的统一。


  对簿公堂 子女抚养起纠纷


  2000年7月,成某与吴某在山东务工时相识、相恋,2001年两人结婚并生育长女吴佳,2008年生育次女吴小。而后两人因家庭琐事经常发生争执,2019年11月,成某向西充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与吴某离婚。


  诉讼中两人均同意离婚,但就子女抚养问题一直僵持不下,后经法院多次调解,最终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离婚协议:原、被告自愿离婚;次女吴小由被告吴某抚养,原告于2020年1月20日将吴小送至吴某老家交给吴父,吴某自愿承担孩子抚养费。调解书生效后,成某带着女儿一直在山东生活,未按照生效调解书的约定履行交付义务。2020年4月,吴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
  拒不执行 限高罚金显威力


  怎样实现抚养权顺利移交,成为摆在承办法官黄斌面前的难题。案件进入执行程序,承办法官多次电话联系被执行人,其均以女儿不愿离开、旅途遥远为由拒绝履行交付义务,案件执行一度受阻。


  “成某表面说是尊重孩子的意愿,实则是拒绝履行生效裁判文书确定义务,法院虽不能对子女的人身进行强制执行,但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办公室关于人身可否强制执行问题的复函》的规定,对拒不配合的被执行人可以采取强制措施。”承办法官介绍。


  在采取失信、限制高消费等措施案件仍无进展的情况下,法院依法作出罚款决定书,对成某处以罚款50000元。收到罚款决定书,这让成某慌了神。想购买当晚的飞机赶回,却因失信惩戒无法购买机票,只能转乘火车。6月17日,连夜赶路的成某终于把吴小带到西充县人民法院,因吴某在外务工,承办法官立马通知其委托代理人吴父到庭。至此,被执行人成某已按照生效调解书履行交付女儿的义务。


QQ图片20200707171659_meitu_1.jpg


  温情执行 孩子意愿须尊重


  被执行人完成交付义务,案件从执行程序上已执行完毕。考虑到吴小已满11周岁,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,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,承办法官单独询问吴小真实意愿。“我不跟他走,我想跟妈妈回家。”吴小情绪激动,眼含泪光的说。看着孩子一直哭闹,成某心疼不已:“先让孩子跟着我吧,他们可以随时探视孩子,孩子想跟谁生活我完全尊重她。”


  考虑到吴小今后的健康成长,承办法官致电吴某,将案件执行情况详细说明,向吴某及吴父释法析理,告知吴小坚决随母亲生活的意愿是与其年龄、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,应予以尊重,同时劝导他们多去看望孩子,跟孩子沟通,增进感情。吴某经过仔细考量,最终同意孩子暂由成某带回山东生活。


  “本案未达到生效调解书约定目的,但这是基于法律规定不得对人身进行强制执行限制的结果,双方当事人应当尊重子女的意愿,共同促进子女健康成长。”承办法官讲道。


  (西充法院 朱臻 蒋清霞)


编辑:雷婷

西充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

蜀ICP备18019171-1 | 投稿须知 |

蜀ICP备18019171-1 西充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